茄子app懂你更多 安卓版

“们这是什么眼神?我可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帮们弄来的这些宝贝好不好,虽然我现在是魔兽之身,这些玩意儿对我的用处不大,但们却也不要忘了我上辈子可是个人,所以这些宝贝的价值我可是非常清楚的!”

听到黑风的笑声秦拯立马就不干了,那张黑脸更是都快急得红了起来。

“所以此番行动若是成功的话我绝对是头功,们不能无视我的功劳,不能……”

但还不等他说完,只见黑风爪子一挥,顿时一座比他所吐出由各种神材所堆砌而成的小山更大十数倍的山包出现在了蛇王面前。

“够吗?”黑风哼哼一声,然后再度挥动爪子,又是一座比之方才亦毫不逊色山包出现,无一例外,其中全都是外界可遇而不可求的顶尖神材。

“够不够?”黑风又是一声冷哼,随即再度挥动爪子,第三座小山包出现,而蛇王秦拯此时已然被其面前那无数神材所散发出来的氤氲光芒给震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正在此时,一旁躺在地上的姜天仲也有些耐不住寂寞的打开了自己的空间法器,顿时又在秦拯面前出现了三座小山包,将他与那被他所带来的小山包围其中,一时间看上去这条蛇王大哥竟是有些说不出的可怜了。

最后的最后,蛇王眼神呆滞的转头看向云逸,“不会……不会吧?”

云逸摸了摸鼻子,而后也就此打开了体内世界……

秦拯这下子彻底老实了,原本还想着借此邀功的他心中更是没了任何邀功的想法,没看对方搞出来的那些宝贝无论是品相还是等阶都要比自己的高上很大一节吗?而且还那么那么那么多!鬼知道这三个牲口在和他分开的十天中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好了!”云逸挥手将他的那部分重新收回体内世界,随之对另外黑风和姜天仲也稍稍点了下头。

虽说这种拿钱砸人的感觉的确相当令人着迷,不过云逸却也没有忘掉他们此番聚集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在夏日游园会里魅力无限

黑风先是得意洋洋的看了眼那垂头丧气的秦拯一眼,这才挥动爪子将自己的那部分重新收起,而后却是从自己身上取下那数件防御至宝将其布置在他们周遭百丈之外,以此来形成一个简易的防御阵法,同时更具备有些许隐匿气息的功效。

“唉!身上带的宝贝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儿,走两步就累了!”黑风慢悠悠的说道,使得蛇王秦拯眸中再度露出丝丝生无可的意味。

“黑风别闹了!”云逸哭笑不得,就此转而看向秦拯,对其沉声说道,“现在可以对我们简单说一下眼下镇界山上那头化天境兽王的情况了吧?”

蛇王闻言眼神随之一凝,随后却是有些无奈的低下了头,“从我的角度来说,以噬元大人眼下所恢复的程度而言,我们此番前往镇界山根本就是与送死无异!”

“噬元?”姜天仲有些疑惑的说道。

蛇王轻轻点了下头,“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那头噬天兽皇的子嗣,化天境兽王,他的名字便叫做噬元。”

“而且就我之前重返镇界山之后所感受到的情况而言,当时的他已经恢复到了化天境圆满的程度,距离天境也不过是一步之遥,十天的时间,完全足够他恢复到天境初期的程度,以我们四个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是送死!”

听秦拯这么一说就连旁边原本还得意洋洋的黑风也都没了声音,虽说他的确从藏宝阁那边得到了无数宝贝,其中更有着数件可抵御天境强者攻击的防御至宝,但同样的这种宝物所造成的消耗也极为恐怖。

如若真正面对天境强者而他们又没有可与之抗衡的强大实力的话,那么他们就只能缩在那至宝防御的龟壳里等待着自身修为被消耗殆尽,更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杀。

“小云子……”黑风心中显然也有了些犹豫。

化天境虽强,但以他们三个层出不穷的手段黑风还是有着一定把握能从对方手中逃脱,但这也就仅限于化天境而已,毕竟天境强者已然不是他们现在所能应对的存在。

试想曾经圆满状态的云逸在承受了化天境一击之后都差些被打散了神魂,更遑论超脱了化天境的更强存在了,也正是因此黑风心中方才出现了丝丝犹豫。

云逸转头看向姜天仲,对此姜天仲却只是淡然一笑,“最初便是的想法,决定自然还是交由来做比较好!”

云逸沉吟片刻,最终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既然如此的话……”

秦拯眼前顿时一亮,整个身体更是绷得笔直,“跑路吧!这周围情况我熟悉,保证那些家伙找不到咱们!”

“那就争取在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给镇界山造成最大程度的损失,如若不行立刻跑路,相信这样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的吧!”

……

秦拯傻眼,转头求助似地看向黑风,但没想到的是黑风竟已然开始用他方才所拿出的那些东西炼制了起来,完全就是一副准备作战的模样。

“们……唉!”秦拯满脸无奈的仰天长叹,心中更是为自己开始了默哀,想他一代蛇族天骄,竟然还未留下血脉就……

还不等他心里想完,云逸这边却突然开口对他问道,“话说秦拯,身为蛇族,身上有没有什么吞噬类的神通呢?我们之前在墟界的时候就见过不少道主境兽王都有其各自神通!”

“我虽为鬼蛇一族,但我所觉醒的神通却与族人不同,是为吞噬,好像是因为我这辈子的老妈体内有着一部分吞天蟒的血统被我继承了。”秦拯垂头丧气的说道。

“哦?”云逸双眼突然微微眯起,“吞天蟒血脉啊!我倒是曾经听说吞天蟒血脉可以依靠不断吞噬他人来变得更强这个说法呢!”

听到云逸这慢悠悠的话,秦拯顿时身体一颤,而后急忙说道,“想干什么?”

云逸嘿嘿两声,脸上随之露出了个贱兮兮的笑容,“我想到了个既可以使那化天境兽王无法恢复而且还能让得到我们真正信任的方法!”